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chinaeduriver新闻网

当前位置: chinaeduriver新闻网 > 女人 > 世卫组织:中国防疫措施恢弘灵活积极 世界需要中国经验

世卫组织:中国防疫措施恢弘灵活积极 世界需要中国经验

时间:2020-02-25 19:27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11 次
人民网北京2月25日电(记者崔元苑杨迪)在结束对中国为期9天的考察后,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昨日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考察组中方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考察组外方组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介绍了考察组现场调研的情况,他们对此

人民网北京2月25日电(记者崔元苑 杨迪)在结束对中国为期9天的考察后,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昨日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考察组中方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考察组外方组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介绍了考察组现场调研的情况,他们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认识和最新发现、防控措施效果评价、以及对中国乃至全球的防控建议和指导,发布了权威结论。

病毒尚未变异、普遍易感

“考察组有五个方面的主要发现,分别是关于病毒的认识、对此次疫情的判断、疫情传播特点也就是其传播动力学,疾病的严重程度,以及中国政府的应对策略和措施。”梁万年介绍说。

关于对新冠病毒的认识。通过对不同地点分离的104株新冠病毒毒株进行全基因测序,结果证实同源性达到99.9%,结果提示病毒尚未发现明显的变异。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病学特征。现在确诊病例患者平均年龄51岁,其中近80%的是在30-69岁。截至2月20日,确诊病例中近78%的病例来自湖北。

关于易感性。由于新冠病毒是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各年龄段的人群对其都没有特别的免疫力,可以推断人群是普遍易感的。

关于传播途径。目前认为新冠肺炎的传播途径主要是呼吸道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可能存在粪口传播的途径,不排除在一个密封、相对小的空间内存在呼吸道气溶胶传播的可能。

关于新冠病毒的宿主。现在尚未明确,但根据相关资料提示蝙蝠可能是它的宿主,穿山甲也可能是中间宿主之一。

新冠肺炎发现和诊断效率大幅提高

梁万年表示,关于疾病的严重程度,当前数据和研究提示大多数患者是轻症的,可以康复。轻症、重症和危重患者的比例分别是80%、13%和6%左右,还有一些无症状感染者。

“从病死情况来看,全国的病死率大概是3%—4%。全国除武汉外,其他省市的病死率在0.7%左右。从发病到实验室确诊平均间隔时间,最早全国为平均12天,2月初已经下降到3天。武汉已从早期的15天,下降到现在的5天。说明我们对疾病的发现和诊断效率大幅提高。现有资料表明,轻症患者从发病到康复平均时间是两周,重症患者需要三到六周。截至2月22日,全国已经有1.8万余病例康复。”梁万年称。

但是,对于无症状感染者,到底是感染后不出现症状,成为一个健康的带毒者,还是处在疾病潜伏期,都待进一步明确。无症状感染者是否能够传播疾病、在疾病传播中的作用也有待进一步研究。

来自武汉的风险已经大幅下降

“目前,我们已经看到治愈出院病例数已经大大超过了确诊入院病例数,患者数量在大幅下降,这是可喜的改观,符合传染病发展的相关理论,目前中国采取策略是正确的。”布鲁斯·艾尔沃德称,现在新的确诊病例均与武汉暴露史或居留、旅行史无关,意味着武汉已经不再输出病例了,可见来自于武汉的风险已经大幅下降,现在要做的是要管理现有病例。

梁万年指出,武汉现在仍然是疫情的中心地区,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必须要认识到,现在每天的确诊病例数还有四百左右,疑似病例数还有四、五百,每天还有新发病人出现。意味着疫情还没有被完全遏制。

“但是我们有一个基本判断,武汉在早期是一个暴发流行阶段,这种病例快速增加的势头已经得到了有效遏制。”他表示。

专家组对此建议,对武汉还是要全力强化防控措施,对外要强化防输出,对内要抓两个关键点:一方面围绕传染源的发现、管理,也就是对患者、患者的密切接触者、疑似患者尽快诊断出来,把密切接触者都找出来,进行管理和治疗,这是防止新发病人的根本办法。另一方面对已经住院的病人要强化治疗。对大量轻症病人要采取有效的方法防止轻症转重,比如中医药的使用、综合疗法,对重症病人千方百计实行“四集中”,减少病死。这几点是最为关键。

家庭聚集性疫情恰恰表明防控措施到位

“新冠肺炎是有家庭聚集性的。”梁万年指出,通过对广东和四川的考察,78%-85%的确诊病例是来源于家庭聚集性。这两个省家庭聚集性恰恰表明防控措施是到位的,输入病例进来以后,通过严密的防控,使在家庭内出现的二代病例和聚集,并没有造成社区的持续传播。各地对密切接触者都实行了严密的管理,追踪和医学观察。现在发现大约1%—5%的密切接触者,经实验室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梁万年解释说,湖北以外的省份,早期传播主要是输入性传播,病例主要来源基本上和武汉、湖北都是有关系的。一些地方出现了局部的社区传播现象,包括家庭聚集性疫情。还有相当一部分地方只是散发的输入性病例,并没有形成社区传播。所以疫情情况在这些地区和武汉、武汉周边的几个市,是有明显的不同特点。

针对医务人员等特殊人群的感染,专家组分析认为,可能和武汉在疫情高峰时期,医务人员对疾病的认识、各种防护设施的保障、开设定点医院和其他医疗救治设施时相应配套的磨合和完善、医务人员长期工作疲劳、防护程度不足等等都有关系。

中国防疫措施恢弘、灵活、积极

“面对一种未知的新型病毒,中国采取了恢弘、灵活和积极的防控措施。”布鲁斯·艾尔沃德评价说,在国家层面上鼓励大众去做一些改变,比如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等。这种应对策略在不断地进行调整。从最初整齐划一的方法,慢慢地转变到基于科学的、以风险为导向的管理方法,更多地考虑每个地方的实际情况和能力,也考虑到病毒传播的特性,这种微调带来了极大的影响。

“古老的方法加现代化的科技产生了更大的效果和产出。这种协同优势大概几年前我们都无法想象到。”布鲁斯·艾尔沃德指出,比如像大型医院进行临时床位的调拨,以便使更多新冠肺炎患者得到救治。有很多常规诊疗项目被转变到以在线的方式去提供,在偏远地区通过5G平台实时对话,与高级别专家实现互动,在此方面中国展现出了极大的优势。

巨大集体意愿体现出真正的团结

这种策略是如何转变为切实的效果?布鲁斯·艾尔沃德称:“我们了解到,这是由于中国有巨大的集体意愿,从社区工作者到各级官员,这真的是一种全政府、全社会。这种利他的意愿也体现在全球向中国提供更多的医用物资的贡献方面。我们看到,每个省都有疫情暴发,都有感染病例,但是各个省依然花很多气力去想如何为湖北省提供医用物资和医务工作者援助。我觉得这种纯粹利他主义是其他国家应该学习的,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团结。”

联合考察组认为,中国所采取的策略改变了这种快速攀升的,并且是潜在致命疾病的曲线。“比如在考察过程中,我们看到一家发热门诊曾经由高发时段每一周4.6万例门诊量,下降到考察时每周1.3万接诊量,这也是由于人们有了这样的意识,发热的时候要去发热门诊就诊,所以有这样实际的下降。”布鲁斯·艾尔沃德说。

布鲁斯·艾尔沃德强调,当我们看到有不同来源的数据指向同一个方向的时候,我们知道这样的下降是真切的。通过研究武汉的二代续发病例和中国其他地方的二代续发病例基础上评估认为,正是由于中国采用了全政府、全社会的这一经典传统、看似又老派的方法,避免了少则万余多,多则数十万病例的出现,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流行学曲线的可能情况和此次中国新冠肺炎流行曲线的实际情况之间的差距展示了中国所采取的有力措施,是如何避免了可能发生的数十万例感染。”“这样的改变对于中国和世界来说都是极大的贡献,因为这种病毒在某一些环境下可能会急剧暴发和病例数目出现急剧攀升。”“每一条线上都是一个了不起的政策决定,做决策很难,指导公众能够按照这样的决策去操作也不易,比如交通管制、居家隔离的措施,诸如此类才实现了这样的曲线。”布鲁斯·艾尔沃德如是表述。

梁万年也表示,隔离、医学观察、减少接触、自身防护等非药物性干预措施的实施,使得疾病的流行曲线改变了,这是中国应对此次疫情的最大成绩之一。在防控策略方面,中国实现了在统一领导下,实施基于科学、基于各地实际分析评估、有针对性的策略措施,并且不断调整和优化。

建议中国慢慢恢复社会和经济正常秩序

“在这场防疫过程中,中国掌握了越来越多的相关的知识、工具,提升了能力。”布鲁斯·艾尔沃德表示,在这场防疫过程中,中国已经向世界展现出了惊人的能力。在随着病例数目下降过程中,中国也在增加床位数,购置更多呼吸机,疫苗研发等,并同时提升了公共卫生领域的防控能力。

考察团认为,中国现在应该去慢慢地恢复社会和经济的正常秩序,与防疫工作可以同时推进。核心和关键就在于要逐步取消之前的限制措施。

但是也要认识到,当去促进这个流行学曲线向尾部下降的时候,依然会存在病毒再次输入、重新复苏的风险。酒店饭店复工复产、商场开门营业、学校开学的过程中,依然有卷土重来的这样的风险。风险与管理和应对是相关的。

应对疫情世界需要中国经验

“在中国我们充分看到了,有什么就先用什么,用什么就快速地去用。根据需要去调整,去适应,去拯救生命。”布鲁斯·艾尔沃德说,疫情应对的七个星期里,中国新冠肺炎的诊疗指南已经更新到第六版,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知识变化如此之快,而中国又是如此快地掌握了新的知识,根据更新的知识采取相应的调整措施。对于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来说是了不起的优势。

在防止疫情的国际蔓延方面,中国筑起了第一道防线。“我在考察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听到中国人民的担忧,中国人民感觉自己有责任去遏制病毒的国际蔓延。他们在一个1500万人口的城市实行了封城的果断措施,这项措施也许要持续几个星期。刚才的流行病学曲线也显示了这类措施直接带来了平缓的下降或保持在较低水平。”布鲁斯·艾尔沃德分析说,病毒也会在其他国家传播,所以建议其他国家严肃考虑类似的做法。并非每个有疫情的城市都要封城,但是需要采用有效做法筑起第二道防线,以防疫情向那些公共卫生系统较为薄弱的国家传播。

“国际社会明显在思想上和行动上,尚未做好准备采用中国的方法,而中国的方法是目前我们唯一知道的、被事实证明成功的方法。”布鲁斯·艾尔沃德强调,世界需要中国的经验来应对这场疫情。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方面,中国是世界上掌握最多知识的国家,并且成功地实现了其转身、遏制和扭转。

布鲁斯·艾尔沃德建议,当每一天、每个国家在犹豫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时候,病毒的蔓延是不会停止的,病例数就可能会扩大。我们需要快速行动起来。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0-04-01 02:04 最后登录:2020-04-01 02:04